123

文章详情
铀矿冶人的孩子
文章来源: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:2018年10月17日

  坐在戈壁滩返回伊宁市的班车上,脑海中依然浮现五天前我上班走时,宝宝朝着我发出“哎、哦、嗯”的声音,好生可爱。不知今天宝宝见到我,又会做出何反应,我内心很是期待。

  班车在小区附近的站点停靠后,我迅速下车,一路小跑回到家,打开门,换鞋的过程中,目光迫不及待地向屋中搜寻,看到三个月大的宝宝正在婴儿床上手足舞蹈地晃动着,不时发出笑声,我立刻洗完手,抱起宝宝,宝宝朝我的脸盯了几秒后,突然“哇”地哭了起来,媳妇见状,轻松细语地对宝宝说:“瑞瑞(孩子的小名)不哭,他是爸爸,不认识了吗?”宝宝哭声越来越大,媳妇接过去抱在怀里,宝宝的哭声戛然而止,哄了半个小时,我再次抱起她时,她不再哭泣,但是眼睛避开我的视线,头不断朝我的腋下钻,我内心顿时涌起酸涩和愧疚。

  曾经有位女同事临近退休的时候跟我讲过这么一段话:“回首我这大半生,最亏欠的人是自己的孩子,二十多年前,国家地浸事业刚起步,条件比现在更艰苦,住的是地窝子,时常与老鼠为伴,休假模式是戈壁滩内连续工作十天后才能回家,不能好好照顾家庭。孩子体质不是特别好,容易生病。一岁左右时,孩子连续几天发高烧,打点滴明显好转。我心急如焚,但又不能耽误工作,打听好晚上有便车回伊宁市,下班后我坐上别人的顺风车就往家赶,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又得赶回戈壁滩。到家后发现孩子在医院未归,于是又打车赶往医院去,当在医院看到孩子手上打着点滴,脸上挂着泪水,嘴里不断喊着找妈妈时, 我的眼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……”那时的我未为人父,不知其中艰辛,听闻那位女同事的话,心里不不以为然。而今初为人父之后,才知其中然。

  上述的情形,每一位常年坚守野外的铀矿冶人都有亲身体会,他们对家庭充满愧疚,但对于铀矿冶事业却又爱的深沉与执着。作为一名一线员工,一辈子从事铀矿冶事业,可能默默无闻,但他们舍“小家”为“大家”。正是无数默默无闻的铀矿冶人的辛勤付出,技术上不断突破,地浸事业飞速发展,千吨级绿色铀矿山悄然形成。(作者系新银河娱乐网站天山铀业有限公司周意如)

【打印】 【关闭窗口】